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得雨:网事争锋

我们在攻击邪恶和黑暗时要毫不留情,但是也要腾出时间来为善行鼓掌,为光明喝彩!

 
 
 

日志

 
 

学生,暑假,网吧:一条中国网络经济的暗流  

2008-03-02 02:17:34|  分类: 业界评论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暑假的来临再一次拉动了各种与学生暑期相关的经济链条,而网络经济对于学生来说似乎颇有一番值得大众思考的另味含义。一方面我们必须让这些娃娃们学会Internet等科学知识,但另一方面网络对娃娃们来说也是一张凶险无比的魔网。于是在网络这根敏感的神经词上,学生、学校、家长、网吧、社会在负载着使命与困惑中战战兢兢的前行着……

 

生于忧患的网吧

 

暑假对于学生们来说,无疑是异常持续时间最为长久的快乐庆典,没有了烦心的课程,更没有了闹心的考试,无忧无虑的自由玩乐,暑假永远是学生们在夏天欺骗的时光。而对于另一群人来说,他们也企盼着暑假。因为暑假带给他们的是兴隆的生意,滚滚的财源,而网吧就是这群企盼的人群之一。其实国家早就三令五申禁止未成年学生进入网吧,不过对于依靠网络游戏和聊天吸引客源的网吧来说,这一条禁令无疑是将他们的小财神挡在了门外。于是想方设法的突破这道界限成为了众多网吧的在学生暑假期间必修的难题。

当记者在暑假期间走进城郊网吧进行暗访时发现,现如今城郊的这些网吧中,或多或少的都存在未成年人上网的情况,只不过学聪明的网吧不再将对抗执法人员作为抵挡检查的办法,逃跑路线成为了各家网吧最基本的逃避打击的手段。在记者进行暗访的网吧中,我们很快找到这家网吧暗藏的三个小暗门,而每一个小暗门似乎都通向外面的街巷和居民点。不过在和这位姓刘的老板聊天熟悉之后,刘老板骄傲的向记者展示了自己安装的全套监视设备。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屋中,记者看到有三台废旧电脑显示器组成的监视器显示着网吧门厅、门外和室内三个主要地带的正在发生的一切。而记者在最初刚刚走进这个网吧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网吧的墙壁上还有这么个东西。

“不这么干不行,学生是我们的主要客源,可是说如果不让学生上网我们将损失掉三分之一的生意,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刘老板的一番话颇让人回味,在他的思想了,对于禁止学生上网它是一个百个不理解。“难道就没有变通的方式吗?”记者问,“变通?我这不就在变通吗?我连摄像头都安装了,还怎么变通?”在刘老板的眼睛里,网吧想要生存就必须要进行这种“游击战争”,但这种游击战争的后果又增加了大众对于网吧的不满和不信任,于是在这条恶性循环的链条上,网吧和大众的矛盾愈演愈烈。

记者在整个走访调查过程中发现,多数网吧在暑假都采取如同刘老板一样的“战术对策”,对于他们来说逃过检查就是成了生存和死亡的唯一通道。而对于“变革”这个词,他们最直接的理解是社会应该给网吧制造更多的生存机会,多数网吧在高兴的盼来了暑假之后,他们

 

 

 

生存的争论与可能

 

网吧在成为了游戏厅的代名词之后,问题并没有就此终止。2004331日上午九点多钟,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回龙坝火车站大水村附近,两个孩子被疾驰而过的火车轧死,一人幸免于难。而被轧死这两个孩子竟然已经在网吧足足玩了近48小时没合过眼,幸免遇难的孩子也有近24小时没睡过觉,这些孩子又困又饿,为了抄近道回家选择了走铁路,但是这条路对极度疲乏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长了,在铁路上走了没多久,孩子们就撑不住了,他们坐在铁轨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悲剧就这样发生了。然而仅仅加强了监管的网吧,明确了未成年不能上网的网吧并没有令家长们安心,“17岁少年砍死奶奶,只为偷钱上网”、“13岁少女结识网上色狼,惨遭蹂躏还被拍裸照勒索”、“高中生网上聊天室大聊一夜情,令母担忧”、“仅为上网费纠纷,15岁少年惨死网吧前”等等类似的新闻标题仍然不时见于报端,这些与网吧相关的新闻不断的刺激着家长们心理承受力,考验着他们对网吧的忍耐性。

然而对于此时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网吧业主来说,他们也有这不一样的心情。在石家庄开网吧已经有5年的刘老板对记者说:“现在的网吧治理越来越严格,2002年,北京烧了一场火,全国所有的网吧都需要通过消防的特殊检查,没过多久又增加了未成年禁止上网吧。我的网吧绝大多数客源都是1521岁的人群,不让这群孩子进入网吧生意都没有办法作了。”刘老板向记者表示说,本来正规的网吧管理都很严格,现在不让孩子们进入这些正规的网吧,很多孩子们只能进入那些黑网吧,而这些才真正是容易发生危险的地方。“我看国外实行电影分级制度,其实对于网吧来说,我们也可以实行分级制度呀,总比一棒子全部打死好。”刘老板最后这样对记者说。

持有此观点的人不仅仅是网吧的刘老板,石家庄某中学初二学生小文和她的几位同学同样这样认为,小文对记者说,在现如今的学习中,很多他们需要了解的知识只能够通过互联网去查找,而学校只能够在上电脑课时上网,电脑课每周仅仅只有一节,而且各种限制太多,对于家中没有电脑的小文来说这是很不方便的。“学校各方面管的都严格,电脑课本来就是课外辅导课程,但是仍然不让我们干这个干那个,而且网速非常慢。”小文认为,对于已经来到的暑假,他只能够尽量希望父母能够给他买电脑。不过他仍然不敢对父母提上网的事情,网络对他的父母来说也是如洪水猛兽般的邪恶。

 

试验与设想中的进程

 

对于青少年上网问题,中国青年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副理事长张西明也有着不一样的理解,他认为互联网从诞生之日起,其功能和传播效果就不断引起争议。许多学生家长对它更是爱恨交加。不过,互联网虽是影响力极大的新媒体,但也只是一种媒介,其社会效益取决于所传播的内容。如同不能因为电视播出了有害的节目就“取消电视”,我们也不应因看到网上有许多负面内容而“关闭网络”。扭转互联网对未成年人成长的消极影响,要从改变内容传播方式入手。而在调查中,记者也欣喜的发现了一些学校在暑假期间实验性的做法。在记者调查的一些中学,学校已经开辟了暑假的电脑兴趣班,通过老师引导学生,让学生正确的掌握互联网知识。

不过更加创新的一些尝试也在某些网吧和学校之间悄悄的进行着,某中学附近的孙老板就在今年暑假和学校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规定,学校允许学生参加孙老板网吧组织的暑假学生网络俱乐部,但是孙老板必须保证学生在其上网期间不能出现任何有碍于学生身心健康的网站,为此孙老板专门去电信局办理了“学生行”的上网方式,孙老板介绍说,“这个“学生行”中,电信局已经帮助我屏蔽了大量的不健康网站,只能访问经过电信部门验证的网站。此外学校还专门指定了两名小监督员,监督学生上网情况。这种合作方式很好,首先学生可以在这里自由的上网,另外也不至于玩物丧志,因为我这里玩游戏的时间是严格控制的,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开放游戏的时间,其余的时间都是诸如Flash制作之类的互动课程。”孙老板说,为了保证学生上网的环境,他自己特地开辟出自己网吧三分之二的面积,并且用屏风和成人去隔离开。“我连成人和学生近的门都不一样,学生有自己的专用通道。我还专门购买了一些屏蔽黄色信息的软件。我是和学校签了合同下保证书的。”不过战战兢兢的孙老板至少在暑假没有让自己网吧成为家长的对立面。

其实网络并不是洪水猛兽,在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试想一样一个不能够掌握网络和计算机技术的学生何以面对一个竞争激励的明天。控制学生上网和进入网吧时我们同样需要寻找一种多方面兼顾,而不能单纯的一棒子打死。如同不能因为电视播出了有害的节目就“取消电视”,我们也不应因看到网上有许多负面内容而“关闭网络”。对消极有害的内容传播固然要高度警惕,建立有效的甄别、监督和治理机制,但根本的出路还在于,互联网和其他媒体加强正面内容的生产和传播,以生机勃勃、积极向上的内容来吸引和感召青少年,这样才能及不让孩子们失去接触网络时代的机会,也不让毒瘤靠近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