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得雨:网事争锋

我们在攻击邪恶和黑暗时要毫不留情,但是也要腾出时间来为善行鼓掌,为光明喝彩!

 
 
 

日志

 
 

游戏与程序的边缘人  

2008-03-03 11:20:17|  分类: 人物访谈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游戏应该当之无愧成为“体验经济”的最好诠释,在包括后数字时代、后互联网时代等所有的后+科技代名词时代中,网络游戏成为了体现网络经济依然坚挺的最后一粒蓝色药丸。然而,当商业价值更深地渗透进游戏时,作为精神娱乐本身的游戏精神其实已经死亡。游戏外挂作为一种呼应与寄生让我们彻底的放弃了对科技的顶礼膜拜,就这样,一群“让游戏尖叫的人”诞生了!

 

接近“边缘人”

 

“没有规则就没有文明,当然也就没有快乐而言,我们要做的就是发现一个封一个!”这是最近某网络游戏在进行宣传时最常讲的一句话,这句话的前缀是,“如何应对国内猖狂的游戏外挂现象?”。游戏外挂,这个寄生在游戏血脉中的程序在今天已经成为所有网络游戏商们心中永远的痛。

游戏外挂最早的鼻祖是横行各类单机版游戏的“游戏修改工具”,如“金山游侠”、“整人专家”等等。随着单机版游戏逐渐步入黄昏,网络游戏迎来了真正属于自己的黄金年代,不过由于版权、游戏差异种种因素,“网络游戏修改工具”再也无法向老一辈的软件一样成为一个集成的大体,而是分化成为了针对某一款游戏的专项修改器。与单机版游戏人与电脑的战争不同,网络版游戏所强调的人与人之间的公平竞争原则被这种游戏外挂修改器彻底的摧毁,规则的失衡与部分玩家的离去让游戏运营商们将目光集中在了游戏外挂的身上。

记者在采访各家网络游戏厂商对游戏外挂的看法时,他们不约而同的将与网络游戏与游戏外挂的关系比作“与狼共舞”。不过那些游戏外挂的制造者们却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看来网络游戏厂商日渐加大的外挂打击力度,让谁是狼谁又是羊的界限很模糊。“大家都被拴在一条绳子上,关在一个笼子里跳舞,你有獠牙我有利角,谁跳得好谁就是狼!”多数游戏外挂程序员认为他们与游戏厂商之间的关系就是一场技术角力。

为什么要编写游戏外挂?为了深入地了解这群“让游戏尖叫的人”,了解这个直白而根本的问题,记者采访了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外挂程序员小Z,而在他之前记者草拟的十几位外挂程序员在接到记者电话后的第一反应往往说的是“无可奉告”并快速挂断电话,这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大众与外挂制造者对游戏外挂的第一认识,也更加的让我们对这个神秘行当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游戏外挂是不是正当行业很难说,至少现在没有说法,不过你从大家的回避态度上也能够看出来,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隐去姓名的原因。”在问及小Z对于游戏外挂是否算是“正当行业”的看法时他这样说。小Z在谈到为什么要编写游戏外挂时毫不避讳的说:“我本身就是一个写程序代码的手艺人,写程序的目的就是为了换钱贴补家用。在一个以财富为价值衡量的社会里能挣到多一些钱毕竟不是坏处,况且我有嘴,我老婆有嘴,我小孩儿也有嘴。因此我认为衣食对于当前处境窘迫的程序员们来说是绝顶大的问题,先要吃饱,再谈其他。”

小Z所在的公司坐落在离特区深圳不远的惠州,这里的房租相对于深圳来说要便宜的多。他在成为专职游戏外挂程序员之前一直在河北石家庄的一家软件公司中从事软件开发,后来他在网上注意到了现在这家游戏外挂制作公司的招聘广告,优厚的待遇成为了他选择开发游戏外挂的主要原因。

公司的人员构成很简单,5名程序员与2名客服人员构成了这个运作流畅的开发小团队,据小Z介绍,游戏外挂的开发人员多是刚刚走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与一些久不得志的程序员,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具有相当开发经验的程序员利用闲暇时间在这些小公司走穴作兼职。“公司的收入非常的不稳定,情况好一些的公司有时能够月收入过百万,我们公司相对来说情况一般,月收入能够保持在30万左右,但是最近一些日子作外挂的人也多了,因此是否能够继续保持这个收入也很难说。那些收入百万的公司更不稳定,因为一旦你的外挂很畅销,就容易遭到游戏厂商的打击封杀收入会变得如同华尔街的股票一样不稳定。但是像他们这种程序员的收入比较固定,情况最差的时侯也能保证三千多元钱的收入,好的时候往往会再翻几番,丰厚的收入是支撑我们“铤而走险”的主要因素。”小Z很无奈的说。的确,无论是现实社会还是虚拟社会,在金钱与利益面前,规则往往很容易就被打破。而对于那些渴望公平的玩家来说,外挂不得不让他们习惯于胶着在两个标准或者两套规则之中生存,但站在外挂制造者的立场,他们提请记者注意的事实是网络游戏的“结构问题”。

 

外挂各有立场

 

娱乐的方式总企图多一些离经叛道,玩游戏不用搞得像人生目标那样严肃,但游戏中的一切都要映射到现实中来。在公平这个名词逐渐消失,新的道德形成后,整个网络游戏世界都在向“流氓”靠近。随着网路游戏外挂的泛滥与普遍,游戏外挂的道德阵营与技术也开始裂变。

“我认为我们公司现在开发的游戏外挂实际上只是对游戏某些‘设计缺陷’的弥补,这对游戏的正常竞争并没有太大的颠覆,在玩家需要休息的时候能够让电脑自动练级也不能说是对规则的一种破坏。而现在有一部分外挂是利用游戏自身的bug漏洞让游戏玩家“一夜暴富”,刚刚加入的新手玩家很可能就一下子成为了高手中的高手,更有甚者虽然标称是外挂,却通过盗取其他玩家的物品及帐号来获取成功,这些才是真正应该打击的对象。”持此观点的并单单是小Z这一名程序员。

小Z说,在技术过硬的状态下,并不需要太大的投入就可以组织一个外挂开发团队针对市面上热门的网络游戏开发其外挂系统,再通过网络进行推广然后通过网上注册甚至更好的渠道进行收费。制作游戏外挂的程序员并不一定是游戏高手,但是一定要熟悉一款编程工具,如VB、Delphi或者VC等都可以。游戏外挂制作的第一步就是进行网络协议的分析,因此了解相关的网络协议知识也是必不可少的。根据具体游戏分析后,然后在确定使用哪一种外挂制作方式,如模拟键盘鼠标、修改本地内存、截获消息、拦截socket包、截获api、模拟客户端程序等等。技术门槛儿低让直接导致了外挂制作阵营的混乱,很多外挂程序员在金钱的诱惑下麻醉的自己的精神,开始变得肆无忌惮与不择手段,而某些游戏玩家不理智的状态也很让人痛心。面对前途小Z忧心忡忡:“本来就是一个不光彩的行当,现在加上这些败类的程序,外挂的生命周期更不好说了,也许立法是一件迟早的事情。”

一位网络游戏开发者说:“我们要求每个游戏玩家确定自己有饱和的理智,正确的是非观,对虚拟环境和正常环境中不同角色的交替有足够的承受力以保证他不会因过多的投入而丧失人性……”然而在石器时代、天堂、魔力宝贝、传奇等一系列朗朗上口的名字风靡后,玩家的钱包越来越瘪,那些心甘情愿用每天一顿饭的代价换来网吧十几小时虚幻体验的新生代愤青玩家们面对那些他们视作陈年烂谷子的规则更是不屑一顾。

他们一如既往地喜欢模仿黑社会镜头,渴望被一帮“小弟”恭前据后,渴望建立自己的追杀制度,也渴望肆无惮忌地攻击、嘲笑。但是他们弱小,也许只有最“非典型”的手段才是他们对抗高手玩家的利器,他们并不在意衡量公平的尺度与准则。于是,新一代玩家要求的“游戏快感”便有其全新的体验方式:必须是讲求效率的;必须是简练的;必须是灵巧的。他们不愿意为一件事情耗费太多的时间,也不愿意考虑太多的利益得失变得多愁善感,更不愿意被厚笨的东西拖累。只有这样的选择――游戏外挂,才不会让他们对此感觉倦怠。“如果看上去就倦怠,哪里还能感受快乐?”新一代的玩家这样回敬规则。

网络游戏的风潮正在趋向真实的大众生活,至死不渝的游戏精神与公平规则已经死去,它开始在流行娱乐的包装下进行发酵、蜕变。在大多数情况下,在规则不再具有约束力的情况下,更多的人会选择向规则伸出中指。外挂逃避主义者在这样的游戏环境下几乎被压逼到最弱小的边缘,显然,在快乐就是享受的指引下,何必要退缩?每人都装一个外挂不就成了!外挂成为了网络游戏玩家沉迷在网络世界中的一种“精神手淫”……

 

引导?围剿?还是全歼?

 

据最新调查显示,到今年底,中国网络游戏用户将会达到807.4万,其中付费用户达401.3万,占到总数的约50%;这就意味着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将达到9.1亿元人民币。从狂热到平静,从单纯的封杀变成理性的审视,无论是严厉打击使用外挂者还是听任外挂肆无忌惮弥漫在这个游戏环境中,最终目的都是能否盈利,不同的只是战略的不同,或是在短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完成资本回归,或是在延长其游戏的生命周期取得长线利润。

多数游戏厂商都想通过一款游戏打出品牌与公平的游戏环境,从而持久的生存下去。但是RPG枯燥的升级练功再升级练功模式让所有的玩家最后只能倒了胃口。多数游戏玩家反映,在游戏中用鼠标一个个点击那些小怪物,然后龌龊的将其杀死已经让他们对游戏失去了兴趣。有人曾计算过,早期盛大的《热血传奇》38级以后的升级难于上青天,如果全部用鼠标点击一次次完成40多级的升级过程,可能需要以“年”为时间单位来计算,这种情况下人的惰性随之出现,而外挂也就此诞生了。不过外挂的出现肯定会打破游戏的现有格局和公平性,那些因公平而受挫的玩家会逐步流失,玩家的减少再一次打破游戏的平衡,久而久之形成的恶性循环的怪圈就会夺去游戏的生命。

一些游戏厂商在被记者问道位和打击外挂时更是坦白的说,由于外挂的使用使得玩家的游戏时间减少,而游戏时间对游戏厂商来说就是金钱,网络游戏时间减少就意味着损失了大量的金钱。此外厂商还认为,游戏外挂的商业化是在分流游戏厂商的钱。但纵观国内网络游戏市场,几乎所有网络游戏都有外挂,而且越是大的游戏越是外挂多,越是收入高的网络游戏其外挂也是越多,一款网络游戏的生死真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外挂能决定的吗?

小Z说在解释这个问题时说,“国内那些强势出击打击外挂的网络游戏厂商往往是代理的某款国外游戏,而自己缺乏技术,他们的目的无外乎转移自己的运营压力以及吸引媒体眼球炒作自己。真正拥有技术的游戏厂商往往会希望自己的产品在技术功能上吸取外挂的优点,进而改进产品使得外挂丧失生存空间。”他说多数外挂制造者希望网络游戏可以发展的好,游戏厂商吸引更多的用户后他们的外挂才会卖的更好,在某种程度上外挂制作者反感那些制造破坏性外挂程序的人,他表示说外挂制造者甚至愿意与厂商进行联合,协助打击那些破坏性外挂的制造者。

其实对于网络游戏和游戏外挂这对冤家对头来说,游戏厂商可以先建立有效的监控机制入手,逐渐规范游戏和外挂,仿效国外实行外挂分级,逐渐缩小和划定外挂发展空间,并促出企业提高技术,吸收外挂技术及人员的精华,同时引导消费者形成正确的网络游戏道德观念。对于游戏厂商来说,也应当树立长久治理外挂的观念,积极配合政府的各项举措。记者已经注意到已经有很多厂商转变了态度,开始由重拳打击变为有策略的解决。此时政府如能适时介入并以适当方式引导将对国内网络游戏产生深远影响。

在美国人米切尔·J·沃尔夫所著的《娱乐经济》中,提出了“传媒力量优化生活”的理念。而在一个以娱乐作秀的年代,游戏或者游戏精神正在慢慢的游离,以另一种力量来改造我们的思想、观念以及生活。因此,我们可以说“游戏精神改造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