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苗得雨:网事争锋

我们在攻击邪恶和黑暗时要毫不留情,但是也要腾出时间来为善行鼓掌,为光明喝彩!

 
 
 

日志

 
 

继续纸上、继续路上  

2008-05-07 10:41:33|  分类: 传媒观察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之记者说话
陈海(新闻部记者)

  代表作品:
  《ABA真相调查》
  《谁隐瞒南丹矿难》(与曾民合作)
  《“舞女”法官和她的同事们》
  《谁有权把16名记者列入“黑名单”》
  《“反腐狂人”的梦想与悲怆》

  当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和新闻在纸上;当你看不到我的时候,我和新闻在路上。
  我们的宣传语,我颇喜欢的一句大白话。如今,新闻还在纸上,这句大白话的作者,一个温柔的女编辑,已然寄身海外了。而我,仍然继续路上,继续纸上;继续纸上,继续路上。
  在新闻的路上走了7年,一个问题仍然绕不过去:何谓新闻的真实。这个问题关乎从业者的信念和操守,确实绕不过去。在路上走得久了,回到纸上却越来越犯糊涂了,走到后来,大体明白一点,所谓新闻的真实,常要打折扣的。
  于是流行一种表述——无限逼近真相。这话也有漏洞,事实上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总有不同的真相,带着各种情绪。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一直作着一种无谓的努力。难免的,我有些垂头丧气。
  但是无法放弃,我能做到的只有尽可能的客观,只要你能看到希望,就是我的幸福。
  说几个事,说说我的努力,还有我的幸福。一次在A县,要揭当地的丑。县长请我吃饭,我拒绝了。采访结束后,我要走,县长派车来追,几个憨实的农民挺身掩护,我成功跑掉了。其实县长可能并无恶意,只是想和我谈谈,我却担心和他谈谈会影响我的文章的真实。新闻见诸纸上,我发现,我忽略了县长要表达意见的真实。
  县长来信,皇皇千言。虽然未必都是真话,可也未必全是假话。在我的新闻里,县长没有说话的权利?我为我的主观脸红。
  一次在B市,公安请我吃饭,我拒绝了。然后他们三更半夜以缉毒为名查房,威胁说还在B市“捣乱”的话不能保证我的安全。他们的意图很明显,要我在我的纸上表达他们认可的真实,或者,闭口。
  他们自然阻止不了我表达客观事实的权利,但我也绝不谄于任何一方的所谓真实。我忠实于客观,和独立的判断。
  这之后的一次,因为我的一篇稿子,C市某某日报的一名记者被开除了,另一位报料人遭到疯狂报复。我和他们只有一面之缘,甚至谈不上朋友,他们因为忠实于自己认为的新闻的真实,付出了代价。
  除了和该报主编吵上一架,我只有深深的内疚,然后抹把脸,继续纸上,继续路上,继续让不幸的人有幸,让身处阴处的人感到哪怕一丝光芒。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